分享

   

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pa6.com

2019-04-30  轻风的起点

01

744年,是唐玄宗天宝三载,干支纪年为甲申猴年。

这年正月初一,唐玄宗李隆基别出心裁的换了套新纪年法,即改年叫'载'。故而这一年的正确叫法应为天宝三载,而非天宝三年。至于唐玄宗为什么要改年叫'载',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原因,这里也不多作解释。

这年三月初五,唐玄宗任命平卢节度使安禄山兼任范阳节度使职务,这无疑为安禄山十一年(755年)后的造反活动奠定了基础。只是彼时享受太平日久的唐玄宗本人尚不自知罢了。

看着唐玄宗如此赏识重用安禄山,时任户部尚书裴宽(前任范阳节度使)与奸相李林甫更是顺着唐玄宗的心思乱拍马屁,大肆褒扬安禄山忠勇可嘉。而时任礼部尚书席建侯更是拍着胸脯赞安禄山“公直”。

三个心腹重臣昧着良心,顺着上意说的违心话,无疑更是加深了唐玄宗对安禄山的信任和器重,以致于唐玄宗对安禄山的宠信日渐加深。

02

唯一透过外在现象看破安禄山“反贼本质”,并曾断言安禄山“貌有反相,不杀必为后患”的一代贤相张九龄,即写下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的那位大诗人,已于四年前逝世。

其时正值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,是大唐王朝盛世繁华的巅峰时代。与张九龄同年逝世的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诗人,他的名字叫做孟浩然。

就是让李白为他写下名传千古的送别诗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的那位大诗人,孟浩然,孟夫子。

03

相比于仕途蒸蒸日上的反贼安禄山,相比于长眠于九泉之下的贤相张九龄和偶像孟浩然,744年的李白,过得很不如意。

年少时曾梦想着要做帝师,做宰相的李白,在这一年被唐玄宗李隆基“撵出”了长安,史书对这件事的记载就四个字:赐金放还。

在踏出了长安的那一刻,对仕途有些心灰意懒的李白,也许会想起他之前在唐玄宗身边供奉翰林之时,为杨贵妃专门量身打造的那三首《清平调》:

其一

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

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

其二 

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

借问汉宫谁得以,可怜飞燕倚新妆。

其三 

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

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 

也许会想起举荐他和唐玄宗相识的忘年之交大诗人贺知章,就是写下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的那位。

只是李白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这位忘年交老友也于他被“撵出”长安的这一年去世了。

只是那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这个为人旷达不羁,有“清谈风流”之誉,晚年尤纵,自号“四明狂客”的贺老头会成为中国古代最长寿的诗人。

后来当李白知道贺知章去世的消息后,不禁独自对酒,怅然有怀,想起当年“金龟换酒”一事,顿时百感交集,遂挥毫写下了“四明有狂客,风流贺季真”的诗句。

04

就在李白被撵后,却还自我感觉很良好的高吟着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的诗作离开长安时,那个与他同年出生,并且终生老死不相往来的王维,却利用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,在京城长安的南蓝田山麓买下了一所叫辋川山庄的别墅,悠闲自得的过起了修养身心的半官半隐生活。

王维买下的那套辋川别墅据说是初唐诗人宋之问,即写下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的那位所有。宋之问这个人我们都知道,曾靠着跪舔武则天的男宠张氏兄弟仕途一路腾飞,说起来也是个实实的有钱人,他的别墅风景那肯定是自然优美之极。而且辋川别墅据说是一座很宽阔的去处,有山有湖,有树林有溪谷,其间散布着若干馆舍。

王维专门为此写下了《辋川别业》一诗:

不到东山向一年,归来才及种春田。

雨中草色绿堪染,水上桃花红欲然。

优娄比丘经论学,伛偻丈人乡里贤。

披衣倒屣且相见,相欢语笑衡门前。

05

744年,杜甫的生活过得一地鸡毛,这时间的杜甫颇为倒霉,失势,困顿不顺利,概括起来也就两个字:蹭蹬。

这年四月,蹭蹬的杜甫在东都洛阳邂逅了被唐玄宗“撵出”长安的李白。

对于李白和杜甫而言,744年,他们都过得颇为失意,不顺心。但对中国文学史而言,744年却是个值得纪念的伟大日子,原因很简单,因为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见面了。

关于李白和杜甫的这次见面,闻一多先生是这样说的:

四千年的历史里,除了孔子见老子,没有比这两人的见面更重大,更神圣,更可纪念的。我们再紧逼我们的想象,比如说,晴天里月亮和太阳碰了头,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,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,说是黄天的祥瑞。

这一年,杜甫33岁,李白44岁。

和蹭蹬的杜甫相比,被“撵出”长安的李白此时已是名满天下。当时的杜甫自然是无法与李白相提并论的。只是李白当时已是黄瓜打牛,半截子撅了(西北话,人生过半,老之将至的意思)。而杜甫的人生,正值壮年,充满无限可能。

李白的人生理想是:做辅弼之臣,成就千秋不朽之功业。

杜甫的人生理想却是: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纯。

正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理想,所以他们好聚后的好散是必然的。

06

744年,以平等身份建立了深厚友情的李白、杜甫,在这年秋天游玩梁宋时,邂逅了另一位大诗人,此人名叫高适。就是写下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知君”的那位。

744年的高适,和李白杜甫一样,没有什么禄位,日子也过得很紧凑。然而,他和李白杜甫一样,也是胸有大志,腹怀理想。三人一道结伴畅游,评文论诗,喝酒撸串,自然不在话下。但具有家国危机感的三人,在纵谈到天下大势之时,都不禁为这个国家的隐患而担忧。

和一路畅游到梁宋的李白杜甫不同的是,高适早在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(738年)时,就已经返回了宋中。他的《燕歌行》便作于当时:

汉家烟尘在东北,汉将辞家破残贼。

男儿本自重横行,天子非常赐颜色。

摐金伐鼓下榆关,旌旆逶迤碣石间。

校尉羽书飞瀚海,单于猎火照狼山。

……

只是744年的李白、杜甫、高适三人一定想不到,在十多年后的某一天,因为国贼安禄山造反的原因,他们三人的身份地位会随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那时候高适已官拜淮南节度使,受上命讨伐谋反的永王李璘。

不巧的是,李白当时正好在永王李璘账下混饭吃。随着永王兵败,李白也无所幸免的遭受了池鱼之殃,当时李白曾一度写信求救于高适。也是在这期间,杜甫为李白写下了“世人皆欲杀,吾意怜其才”的诗作。

07

744年,与高适同为边塞代表诗人,并和他有“高岑”组合称号的另一位大诗人岑参,就是写过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那位,相对而言过得很嗨皮。

这年,岑参进士及第,他当时的心情,可以用后来的中唐诗人孟郊高中进士时写的一句诗来形容: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岑参是唐太宗时期的功臣岑文本的重孙,看过电视剧《贞观长歌》的人,一定会对老戏骨王绘春老师出演的岑文本有印象。但糟糕的是,岑参却并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,早年的岑参日子过得很贫苦。

但苦尽终会甘来,744年,岑参中进士后,即被授任为右内率府兵曹参军。而就在及第前,他曾写出了著名的《感旧赋》,来叙述家世沦替和个人坎坷:

余将问罪东夷,言过洛邑,聊因暇景,散虑郊畿。流眄城阙之间,睹弱龄游观之所。风云如故,卉木维新,少壮不留,忽焉白首。追思曩日,缅成异世,感时怀旧,抚辔忘归。握管叙情,赋之云尔。

08

不同于“高岑”组合的两极分化的是,同为边塞诗人的王昌龄,744年相对来说过的很安逸。这一年的王昌龄正任江宁丞任。

当年四月,他曾因事暂至长安,与辛渐、李白、王维有过交集。

744年的王昌龄人虽然很低调,但他的诗却享有盛誉,人尽皆知,很是高调。譬如这首脍炙人口的《出塞》:

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

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

同样以边塞诗闻名的大诗人王之涣,就是写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”的那位,却因疾病没能活到744年。

公元742年3月24日,王之涣因病逝世,享年55岁。

也是在744年前后,有人说刘长卿,就是写过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的那位,考中了进士,但信息的准确度尚待考证。

尽管在今天的我们看来,744年的唐朝诗人们无论经历了什么,都与我们的生活无关紧要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可能2019年我们,也同样与身边亲朋好友们有着744年唐朝诗人般的相似。有人春风得意,有人踌躇满怀。

但总之,一切好坏都取决于我们自己。要知道生活从来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摆正心态,迎接未来的一切挑战。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